首页 新闻中心 要闻

大发彩61大发快3群

2019-04-27 09:13

 

8d6987dcfe2b69ad0bea3a15eac1541e

少先队员为其美多吉献上鲜花。 记者 乐校臣 摄

其美多吉人物介绍:

其美多吉,男,藏族,1963年9月出生,是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甘孜县邮政分公司邮车驾驶员,现任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甘孜县分公司邮运驾驶组组长,承担川藏邮路甘孜到德格段的邮运任务。

人物事迹

爱岗敬业,30年如一日,驾驶邮车在平均海拔3500米的雪线邮路上运送邮件,累计行驶里程140多万公里,没有发生一起责任事故。他意志坚强,遭遇歹徒袭击时挺身而出,用鲜血和生命守护邮件安全,身负重伤后坚持康复锻炼,以坚韧的毅力重新走上工作岗位。他珍爱团结,以螺丝钉精神紧紧钉在川藏线上,将来自党中央的声音、祖国四面八方的邮件送往雪域的各个角落,用真情奉献为促进藏区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被群众誉为“雪线邮路的幸福使者”。

所获荣誉

2018年12月, 入选感动中国2018候选人物。

2019年1月25日,中央宣传部向全社会发布其美多吉的先进事迹,授予他“时代楷模”称号

2019年2月18日,获得“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荣誉。

da50b9b5b613e24440b0f009dba149fa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甘孜藏族自治州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李显华:

铸就雪线邮路丰碑!

人们都说, 风景最美在川藏线。其实,川藏线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路况最险的公路。尤其是雀儿山路段,更有“川藏第一高”“川藏第一险”之称,路面狭窄、弯急坡陡,一年三分之二以上的时间被冰雪覆盖,冬天结冰、春天雪崩、雨季泥石流,异常危险。车辆的每一次加速、换挡、转向,都如同与死神在博弈,稍不留神就会掉下百丈悬崖。甘孜县邮政分公司驾押组组长其美多吉,就在这段邮路上奔波了30年时间,被乡亲们称为“雪山上的雄鹰”。

“30年来,其美多吉几乎每天都奔波在雪线邮路上,每个月要翻越雀儿山20多次。他和同事们经常会遇到社会车辆抛锚、 驾乘人员发生高原反应等情况,这个时候,邮车又成了绿色的希望。他们总是把危险留给自己,把方便让给别人。在这条路上,他们帮助过多少人,自己都记不清了。” 李显华说,30年来,其美多吉唯一向单位提过的要求,就是身受重伤后,身体才稍稍康复,就坚决要求重返邮路。就这样,还一身伤痛的他, 仅时隔一年半就重新踏上了邮路,雪线邮路上又响起了他粗犷而优美的歌声。

30年来,其美多吉坚守在雪线邮路上,从未发生过安全事故,圆满完成了每一趟邮运任务。他就像草原上的格桑花一样,不惧风霜、不怕雨雪,用坚守和执着,默默践行着“人民邮政为人民”的誓言,守护着藏区通信的畅通,架起了民族团结的桥梁, 也铸就了雪线邮路“不畏艰险、为民奉献、忠诚担当、团结友善”的丰碑!

59a2215d31e5d1b30ea10dc26a01016b

甘孜州德格县公路分局雀儿山五道班班长曾双全:

雪线邮路兄弟情!

五道班, 是川藏线上海拔最高的道班, 距5050米的垭口不到100米。每年冰冻期,长达八九个月,6级以上大风要刮5个月以上,寸草不生,含氧量不到内地的一半, 冬季最低气温零下四十多摄氏度,被称为“生命的禁区”。 我和其美多吉,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认识的,如今已经是第19个年头了。

2017年3月的一天,我的工友郑良从老家简阳休假回来,因为从海拔几百米一下子升到了5000多米, 他发生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呼吸困难,一直冒虚汗。多吉恰好开车路过道班,看到郑良的样子,二话不说,把他扶上车,送到甘孜县人民医院。现在,郑良还常说,多吉是他的救命恩人。

这些年,我们像兄弟一样,相互关心、彼此依靠。甘孜到德格的邮车, 一般是下午四点半左右经过五道班, 如果超过两个小时邮车没来, 我们就要沿路寻找,怕他们困在山上。等邮车的喇叭声, 已成了我们的习惯。

这段路, 有我们共同的记忆,是我们青春的见证。像我和多吉这样亲如兄弟、 情同手足的交通人和邮政人,还有很多、很多, 我们相互帮助、 相互支持, 共同守护着藏区道路和邮路的畅通!

f3c2ff04490717836c09265989b4c30b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甘孜县分公司长途邮运驾驶员、驾押组组长其美多吉:

雪线邮路,我一生的路

有人跟我说:“多吉, 你们不是在开车,而是在玩命!从来我们都是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的,因为我们都知道,生命不仅仅是自己的,也是家人的、单位的。我们总结出一条经验:邮车检查频率高,在路上受的罪就少。所以每次出班,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车辆。值得骄傲的是, 我们没有发生过较大的安全事故。

我们的老站长生龙降措说:“别人有困难,我们一定要帮,不要把邮路的优良传统丢掉了。”多年来,我一直记着这句话。

1999年的冬天, 我看到一辆大货车停在雀儿山四道班的路边, 车上拉着30多个去拉萨的牧民,有老人,有小孩, 大家非常焦急无助。 我停下车一问,他们说车坏了,困在这里已经两天了。我赶紧帮他们修车,半个小时后,车子就打着火了。当时,他们都非常高兴,围着我,用藏族最朴实的方式为我祈福。

邮路上, 随时都可能遇到意外和危险。2012年9月的一天, 我开着邮车返回甘孜。晚上9点多,我遭遇到了歹徒袭击,身体多处受到严重伤害,我昏了过去。但我想,人要凭良心做事,是领导的关心和同事的帮助, 让我得到了及时救治,获得了第二次生命。在我的坚持下,两个月后,我带着一颗感恩的心, 重新开上邮车, 回到了雪线邮路。

30年了,一个人的邮路是寂寞的,也是孤独的,但这是我的选择,我从来没有后悔过。雪线邮路,我一生的路!

b91b0a191b1fa2c5a4d7b52124d5bfc5

新华社四川分社记者吴光于:

川藏线,难忘那抹流动的绿

2007年前的夏天, 独自旅行的我因为误了班车, 被困海拔4200米的高原小镇马尼干戈,一位身材高大、肤色黝黑、扎着一条马尾的藏族邮车师傅把我从马尼干戈捎到了德格。而这个邮政师傅就是其美多吉。

十年后,再踏上这条路,我从背包客变成了记者,对这条路也有了更深的理解。踏进甘孜县邮政分公司的大门, 我几乎惊叫起来———那个正站在邮车旁边朝我们微笑的康巴汉子有些眼熟, 那不正是2007年夏天载过我的邮车师傅其美多吉吗?十年了!他竟然还在开邮车!

其美多吉说,每当邮件抵达目的地,就是他最幸福和满足的时刻。我仿佛看到,他与邮车这抹流动的绿在雪线邮路上架起了一座桥。它连着党中央和藏区的老百姓,连着雪域高原和祖国的各族人民。

30年来, 他带在邮车里的氧气罐、 红景天、肌苷口服液,在风雪阻路、进退无路的危难关头,挽救过上百位陌生人的生命。其美多吉总说,自己没有什么特别,因为雪线邮路上像他这样与死亡擦肩而过后依然决绝坚守的人还有很多。他的讲述,让我一次次落泪。在我短短7日的采访中,我从其美多吉的身上深刻地理解到邮政的 “普遍服务” 四个字的含义。

去年9月, 其美多吉兴奋地给我打来电话,他说,历时5年修建、全长7公里的雀儿山隧道已经正式通车了。 他再也不用开车翻越险象环生的大山, 隧道将从前两个小时的车程缩短到了10来分钟。可喜悦之余,他的声音里也有些落寞, 他说无比怀念那些步步惊心的日子,那里有他和兄弟们的青春和热血。

拿着电话,我的思绪又回到了那座山上。那天,他指着无边的草原告诉我,无论道路多么艰险,只要有人在,邮件就会抵达,只要雪线邮路在,这抹流动的绿就将永不消失。

a8d2cbc8cba2a0b4d00483f0d04d46f2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甘孜县分公司邮运调度员、其美多吉的儿子扎西泽翁:

阿爸,我心中的英雄

我的阿爸,不仅是我的同事,更是我心中的英雄。小时候,我们家住在德格县,阿爸在邮电局开车,一出车就是半个多月不回家。那时,看到人家,做什么都有爸爸陪着,我特别羡慕。有的小伙伴会问我,你阿爸是做什么的?怎么老不在家? 我总是很自豪地说:“我阿爸很了不起,他是开邮车的!”

我的阿爸长得很帅,一头长发,浓密的络腮胡,他的歌唱得好,每次县里搞活动,我阿爸一出场,全场就一片欢呼。

这些年,看着阿爸一天天变老,两鬓也开始斑白,身体远不如前,我多希望时间能走得慢一点。 每当晚上回到家,阿爸受过伤的肩和背就会特别痛。在他睡前,我会给他揉揉肩,用手掌把他的背搓得发热, 他睡得才会好一点儿。

其实,作为儿子,我真希望阿爸能歇一歇, 可是他说, 只要自己还跑得动,就会一直在邮路上跑下去。

有一首藏歌是这样唱的:“一双粗糙的大手,刻满人生酸甜苦辣,世上只有雪山崩塌,绝没有自己倒下的汉子,要是草原需要大山,站起的一定是你,憨憨的阿爸。”在我心里,阿爸就是这座大山,就是这个站起来的汉子,就是我心中的英雄。

30年前, 阿爸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雪线邮路,今天,我要沿着阿爸走过的路,继续走下去。

(记者 徐嗣千 整理)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